《牵风记》在战争文学书写中别开蹊径-军棋游戏-泰兴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炒饭资讯网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汪可逾形象-《牵风记》在战争文学书写中别开蹊径

谭维维道歉

責任編輯:劉雲

鄭潤良簡介: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中篇小說選刊》特約評論員,博客中國專欄評論家。汪曾祺文學獎評委,《青年文學》90後專欄主持,《名作欣賞》90後作家學術顧問,《貴州民族報》中國文壇精英盤點專欄主持、原鄉書院90後作家專欄主持。主編「中國當代中青年作家作品巡展」在場叢書、「銳勢力」中國當代作家小說集叢書等。

鄭潤良特別提出,事實上,作者筆下身負古琴千里戰場行的女性形象汪可逾正是作者心目中東方女性的理想代表,知性浪漫、質樸純真又勇敢無畏。作者在扉頁將此書「獻給我的妻子於增湘」,或許意圖也在於通過塑造戰爭中的完美女性形象、東方的「聖女貞德」緬懷戰爭中走來的無數美麗、純潔、勇敢、偉大的中國女性。無疑,在作者看來,從《野有蔓草》等國風中延續而來、一脈相承的質樸剛健的古典文化精神在汪可逾等東方女性身上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展現。

文藝評論家鄭潤良

(香港文匯網記者張寶峰北京報道)在日前揭曉的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獲獎名單中,著名作家徐懷中及其創作的《牽風記》備受矚目。一方面,這部「亦真亦幻」的小說被認為「開闢了軍事文學的新境界」,另一方面作家在90歲高齡依然筆耕不輟,同樣令人感佩不已。近日,著名文藝評論家鄭潤良圍繞《牽風記》的獨特意義接受了本網記者的採訪。鄭潤良認為,《牽風記》在戰爭文學書寫中別開蹊徑,在晉冀魯豫大軍千里挺進大別山的宏闊歷史背景中着重塑造了「一女兩男一馬」的奇特形象,拓展了戰爭文學的創作空間。

「當然,齊競、曹水兒等男性對汪可逾的欣賞以及他們自身在戰場上的英勇表現,也說明這種古典文化精神不僅僅為東方女性所獨有,更是一種普遍性的民族精神。」鄭潤良認為,正因如此,才能創造惺惺相惜的浪漫的戰地風情,更能創造經天緯地改天換地的戰爭史詩。最後,齊競終追隨汪可逾而去,大音希聲,無聲的「古風」依然延綿不絕。

今日关键词:中甲积分榜